logo 炉石传说掌游宝·新闻

炉石传说[炉石酒馆] 愿望(一):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欺侮

2018-11-17 作者:不会走砍的图小奇@掌游宝

前言
“许个愿望吧。”那个声音说道。
“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欺侮……”
“喂喂喂,我可没那么厉害,我只能满足个人的愿望。比如你自己……”
“那就让一个人不再受到欺侮,只要不是我就行……”
“哦?”那个声音提高了一个音调,“为什么不是你自己?”
只有沉默。

死亡

“嘭!”她的头被重重撞在墙壁上,剧痛中。她只能躺在地上重重喘着气。
“继续。”阴影中的女人冷冷地说道。她的头发立刻被抓住,又被那只手撞在印着一大片血迹的墙上。
直到整个头没有了知觉,甚至在云雾中看见了上帝,那只手才停了下来。
” 够了吧?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说话的是个男人,底气显然没有刚刚的声女人的声音足。
“那就打死她。”冰冷的声音刺进她的心脏,像一针强心剂,唤醒了她心中的某种东西。

“哇啊啊啊啊!”她像发怒的狮子一样咆哮一声,摇晃着站了起来——这简直是恐怖片里的场景,一个女孩满脸是血的唱你冲过来,像丧尸一样攻击你,换做谁都会吓一跳。

”快掐死她!“女人尖叫着,抬起腿狠踹女孩的腹部。男人这才反应过来,从背后一把抱住她。

“杀了这个疯子!”女人抓挠着自己的脸,上面沾了一些血,不知道是谁的。

“你这个该死的畜生!”男人用力踢了一脚女孩的头,但她早已没有反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把那东西拿过来!弄死她!”女人竭嘶底里地咆哮道,女孩的身体微微抽动了一下。

男人拿出个瓶子,刚打开瓶塞,一股刺鼻的味道散发开来。

“倒在她脸上!”女人命令道,抓着男人的手就要往下倒。

“没必要吧……”男人犹豫了,不过立刻被女人扇了一个耳光。

“快到在她脸上!不然,我就倒你脸上!”

男人不敢再犹豫了,他蹲下来,扳过女孩的身体。

男人呆住了,地上的女孩正半睁着眼,微笑着看着他。

据说,人在死后,他的眼睛会像照相机一样记录死前最后的景象,然后印在眼球上。

“动手啊!”女人推搡着,男人的思维被打断了,他没有去想那双眼睛,闭上眼睛,把瓶里的东西倒了下去。

出于生物体的本能,她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听起来像是从地狱发出来的诅咒。

夜影

迷雾中,男孩又回到了这个起点。

和前几百次的梦境一样,这个昏暗的巷子毫无生机,墙壁上长满了青苔,但青苔滴落的不是雨露,而是黑色带着腥味的液体。

但这次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他在迷雾中看见一个人影蹲在角落里。

“喂?”他冲着人影喊了一声,人影没有回答,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的时候,人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长长的头发直拖到地上,但在这头发里面,没有脸。

男该惊醒了,他坐在床上,重重地喘着气。

他打开窗,风吹散了他的睡意,夜空中那轮残月,竟能看到点点血色。

他把同己的目光移向别处,家旁边就有一间早已荒废的字校,据说十多年前有学生杀人而停课调查,导致越来越多的学生人心惶惶,纷纷退学,慢慢地这间学校就没人了。

奇怪的是这所学校却越来越频繁地暴出有鬼新闻而且目击者的说辞几乎一样——一个长发及地的少女低着头走在学校的走廊里。走过的地方带着血迹。
然而校方却声称是某个孩子的恶作剧,这间学校因为社会舆论而面临拆除。所以,在其它人眼中这种理由不过是在拖延被拆除的命运。
他现深吸一口午夜的冷空气,正当他准备赶走脑子里的东西重新准备躺下时,他注意到那条本应该没有人的巷子里出现了三个人影。

他悄悄摸了过去,靠在那堵墙的另一面,仔细听着发生的事。

“你就是个怪物!”’女人的叫声中带着愤怒,但更多的是恐惧。

先是一阵女人的咒骂和男人的求饶,然后是绝望的乞求,最后伴随着几声反抗和匕首扎进肉体的声音,所以声音戛然而止。

他屏着呼吸,却已是大汗淋漓。

“嘶——”匕首在墙壁上游走,像一名致命的舞者在玻璃上滑动着自己带刃的脚,尖锐刺耳。

匕首缓缓划过那面墙,最后在他耳朵的位置停下了。

也许过了几个世纪,也许才过了几秒,在头脑一片空白的情况下,他甚至听到了恶魔的低语。

突然,停在耳朵上的恐惧感消失了,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把象征着希望的光和热照在他近乎没有生命的躯体上。

理智

当她的身体有知觉的时候,她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雨点砸在她的脸上,直到她扭动着僵硬的脖子,呆呆地看着天空中闪亮的星星。

像机器人一样,她机械地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扶着墙,尽力挪动仿佛不属于自己的脚,把它们迈向前面一小片水洼。

“妈妈,这个姐姐好丑啊……”一个小孩拉着妈妈的手,后者虽然及时捂住了他的嘴,但还是用一种厌恶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她,然后拉着孩小孩快步走开了。

她歪着头靠在墙上,用几乎没有思考能力的头思考了好一会,才感到脸上有一点疼痛感。

她低下头,看向脚下的水洼。

水洼中缓缓显现出一张魔鬼的脸。

“轰!”远处一声炸雷,击断了一棵树,也击断了她脑中的最后一根弦。

她像只狗一样活了几个月,当她抬起头像个人类走路时,是她捡到一张面具的时候。

那是一张小丑的面具,红色的嘴夸张地咧到耳根,滑稽的妆色让人捧腹大笑,但眼眶里是一双死人的眼睛。

她像具丧尸一样在这条街上生活了一年多,直到她遇见了改变她命运的那把匕首。

她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捡到的,那时的她正在垃圾堆里翻找着她的午餐,在那一堆散发着臭气的“宝藏”中,她看见了一道紫色的光芒。

名字

那柄匕首插在地上,她花了点劲才把它拔出来,然后她惊奇地发现匕首下面插着的是一个人的头骨。

“孩子……我一直正在等你……”当她拿起这把匕首时,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或许是长时间没有说话,她喉咙只是动了动,没有生气的眼睛望着那把匕首。

“好像你需要帮助。”那声音从容地说,“我可以帮你。”

“……”还是沉默。

“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这似乎唤醒了她心中的某种东西,她张开嘴,半天才吐出一个字。

“希……”

交换

这应该是她这一年多来说的第一个字,讽刺的是,这带着希望的名字,现在的她沦落到这种地步。

“那你有没有想过想做点什么?”声音空洞而又悠远,仿佛在给她指路。

“……”一阵长长的沉默。

她抬起头,太阳把最具有力量的光芒洒在她身上,在她冻成冰块的心脏上点燃了一团火。

匕首静静等待着,等待着一只野兽的蜕变。

她缓缓摘下面具,随着面具一起丢掉的,还有她的所有东西。

她已经失去一切了,已经没有可以失去的了。在心中的大楼倒塌时,她一个人在废墟中站了起来。

她拿起匕首,在自己的嘴上划出两道印记,长长的伤口直到耳根,滴落的血像是唇彩。

重生

“哈哈哈……”她仰起头,脸颊扯动嘴角想张开嘴大笑,但疼痛让她硬生生地把笑咽了回去,本来就扭曲的面庞更加骇人。

“结束了。”那声音说,“你现在洗不干净手了。”

“活该!”她啐了一口,把手上的血抹在嘴上的伤口上。

“那……我们说好的,我帮你解决问题,你帮我解决问题。”他顿了顿,“就和他们一样。”

“谁?”

“我之前的使用者,我都能帮他们完成了他们的愿望,他们也满足了我的需求。”

“那我也要……付出代价么?”她坐了下来,舔了舔嘴边留下的血迹。

“不不不,我只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

她哑然失笑,“你看我还有什么?就剩条烂命了……你要就拿去吧。”

“不不不……你还有一样东西,这东西比任何东西都值钱。”

“什么?”

“人性。”

后记

“有人想见你。”那声音说。

“谁?”希躺在地上,胸前放着那把匕首。

“叫我帮你的人。”

“说到这个……”她爬起来,“你为什么帮我?”

沉默

“为什么?”希又问了一遍。“叫你帮我的人又是谁?”

“无可奉告。”

弑君篇——完

121

炉石传说掌游宝APP

只为你玩得更好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