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守望先锋掌游宝·社区

我的树楼主

2019-01-08

[娱乐]官方全新短篇小说「猫神」上线

守望先锋官方上线了全新的短篇小说「猫神」,讲述的是安娜与76的故事。官方阅读地址:点击跳转

    
第一节
潜伏等待了数日之久,安娜终于看到她的目标出现在开罗一处富丽堂皇的古代宫殿中。阿卜杜尔· 哈金姆靠着自己的权势只手遮天,不断压榨着这座 城市的生机,同时让自己和手下赚得盆满钵盈。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出手抓住哈金姆,第一位鬼魂就现身了:杰克·莫里森。尽管他戴上了面具,改头换面扮成一位名为“士兵:76”的义警,安娜还是一眼就 认出了他。

全世界都以为莫里森已经死了,在守望先锋的瑞士基地被摧毁时命丧黄泉,安娜却抱有怀疑。杰克死里逃生,但还有一位鬼魂紧随着他……“死神”。这位杀手着一身黑衣,将自己的真实面目隐藏在白色的骷髅面具下面。

看到“死神”与杰克对峙,安娜向杰克伸出了援手。她制伏了“死神,将其摔倒在地,揭掉了那张骇人的面具,却发现面具背后那张残破不堪的面孔正是加布里尔·莱耶斯,她曾经的朋友与同志,与她相识的时间和杰克一样久。随后加布里尔和真正的幽灵一样,消失在空气中,如同一阵低语了无痕迹。

安娜这才明白,加布里尔与杰克,这两位与她情同兄弟的人原来都没死。

就算扯平了吧,他们本来也以为我死了。

她做了次深呼吸,调查起了现场。弹痕散布在四周的墙上,地板上的瓷砖粉碎了,那些为哈金姆不法事业充当打手的府邸保安们横陈四处,像小孩随手丢放的玩具。杰克冷漠地伫立在庭院的正中心。

“都解决了。”杰克一边说,一边在一位倒地雇佣兵的随身物件里翻拣着。

躺在二人之间的一名保安呻吟了一声,安娜如闪电般地掏出副武器,把一枚麻醉镖射进他的脖颈。

“你漏了一个。”安娜说。

杰克耸了耸肩。“见到你我也很高兴,安娜。”

安娜这才明白,加布里尔与杰克,这两位与她情同兄弟的人原来都没死。

安娜开启了兜帽下的目标定位目镜,显示面板却没能启动,于是又气恼地将面甲掀开。“知道他去哪 儿了吗?”

杰克启动了他的目镜,将整片区域扫描了一遍。“ 没有痕迹。”

以后再操心这件事吧。

“你看起来不太好。”安娜说。杰克挨了一枪, 着弹点就在夹克背后大大的数字“76”下面。仔细 看下,夹克和血肉都被霰弹枪的火力撕扯开了。在这样的距离上被击中,杰克原本必死无疑,然而他有独特的优势。他身上的伤口可以自我愈合——他当年给美国军队做过测试对象,后来又作为强化士兵服役,这算是那段过去留下的影响。安娜可以看到,粉色的新生皮肤已经开始在伤口的边缘生长,但尚未恢复完全。在伤口最严重的地方,血肉已经坏死,开始发黑了。

“我会好起来的,”杰克咕哝道,“我们只需要一点时间。”

我们,安娜心想。杰克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旧日挚友还活着的事实。

莫非他早就知道了?

一阵非常微弱的警笛声传了过来,打断了她的思绪。“我们得走了。听起来有人注意到了。”

杰克点了点头:“带路吧。”

第二节

大约一小时后,安娜和杰克蜷伏在暗影中,静静地看着悬浮出租车飞速驶过,还有一对市民骑着机器骆驼沿街而下。在他们头顶上方,飞艇和无人监控机纵横往来,前者载着城里的富人们奔赴下午的约会,哈金姆那座宫殿里的争斗则驱动着后者。

安娜在狭窄的巷道之间穿行,一边在迷宫般错综复杂的街道上找寻着路线,一边警惕着如秃鹰般盘旋在头顶的巡逻者。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庆幸这座城市的基础设施修建得如此草率,在守望先锋介入的十年之后依然还在恢复中。祖国面临的现状是吸引安娜回来的原因之一。她认为自己对守望先锋带来的影响负有责任,哪怕决定并不是由她作出的。

废弃的冷却塔高高耸立,在塔楼投下的阴影中,午后炽烈的骄阳散发出的难耐热量变得稍稍可以忍受一些了。高温并没有让安娜受到困扰,杰克却像干了一番苦力似的。强化的基因本该帮他适应各种情况,也本该止住他当成绷带缠在上腹部的衬衫里面渗出的血。

“你得好好照顾自己。”安娜责备着他。“这像是安吉拉的台词。”杰克咕哝道。

避开一辆闪着警灯飞速驶过的警车后,安娜比划着示意他向前走。

“你说他们是在找我们吗?”杰克拭去了额头上渗出的汗水。

“很有可能,”安娜答道,眯起眼睛望向驶远的警车,“不过这里的罪案挺多,警察们很忙的。”

这也是是我们带来的影响。

杰克已经落后好几步了,他靠在墙上说:“让我想起了布拉格。”

“这次我可不扛你了,”安娜说,“加把劲,杰克。别掉队。”她冲出阴影穿过街道,感受到了头顶烈日的直射,以及脚下石板的滚烫。

回到阴影中后,她接着说道:“布拉格那次是你的错。我一直不明白,你怎么会觉得莱因哈特能学会隐蔽行事的。

安娜等待着杰克的辩白,却迟迟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她扭头回望,看到他倒在了石板路上,完全暴露在外。

要倒下也别挑在这种时候,安娜心想着,调头向他跑去,努力想把他拽起来。“快醒醒,杰克。”可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安娜把杰克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扛着他沿巷道一路走去。
第三节

她认为自己对守望先锋带来的影响负有责任,哪怕决定并不是由她作出的。

杰克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这可不正常,就算是入伍之前,他的睡眠也一直很浅,稍有风吹草动都会惊醒。他坐起身子,双眼很快便适应了屋内昏暗的光线。原来自己躺在一张老旧行军床上,身上盖着一床破旧的毯子。他的身侧剧痛难耐。

“终于醒了。”安娜走了过来,脚步悄无声息,就像一只匿踪潜行的猫。“喝茶吗?”

“我想喝威士忌,如果你这儿有的话。”

安娜翻了个白眼。“好的,杰克,我刚巧存了瓶酒,就等你过来呢。”

“那喝茶就行。”杰克的话音更轻了。

安娜做了个肩部舒展。“你知道吗,是我把你一路扛过来的。”

“我挨过很多枪了。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杰克挪了挪身子,扭头仔细看了看伤口,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三道深深的伤痕交错于他的后背和身侧,却都被黑色的丝线缝了起来。

“那些伤口很不对劲。可能该带你去找医生看看。”安娜朝一张放着双灶电磁炉的矮桌走去,一个炉子上摆着一件华美的金色茶壶。

“我觉得医生也不会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的。”杰克的脸色冷淡。

“齐格勒博士就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安娜提议道,“不过我不会再扛你了。”

“不看医生,”杰克说道,“尤其不要找安吉拉。”我们要怎么跟她开口解释这件事?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愿意见我们。两个迷失的鬼魂。

“我尽力给你缝合伤口了,”安娜的话语中带着歉意,“我一直不太擅长处理伤口,以前不怎么需要的。”

杰克的手指从参差不齐的缝线上摸了过去。“看着就像是屠夫干的。”

“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自己照顾自己,如果你想的话。”

“那位置自己不太容易够。”杰克低声说。     “那就别抱怨了。”安娜顿了顿,“不过你不是应该会自愈的吗?”

杰克点点头。“本该如此。可能是弹壳上有生物制剂?”

“你真不去找齐格勒博士?”                
 “还得给她解释我们为什么没死。”杰克说。   “创造奇迹就是她的工作,这种事情她可能已经习惯了。”安娜笑道。                      

 “不要找安吉拉。”杰克说道,他心意已决。

他环视着安娜的家,这里的确是她住的地方。屋内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战术装备、军品物资、监控设备,还有几抹家居生活的气息。比起公寓,这里更像是考古遗址,老旧的石柱支撑着这座古代的石室,墙壁上镌刻着象形文字,虽然有些字符看起来更像是现代人的手笔。安娜在一张矮桌上摆放着几样精心保管的古物:一只配有石质羊头盖的陶罐,一副黑金相间的面具,上面画着一位猫神的凶猛面容,还有一只棕红色的土质花瓶和一尊亮绿色的猎鹰小雕像。

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愿意见我们。两个迷失的鬼魂。

杰克细细端详着这些古董。“这个地方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纽约时,母亲带我去的那家博物馆。”那趟旅途中,他最喜欢的一段经历就是在博物馆里保存的一座古埃及神殿的遗址周围跑来跑去。回忆起这段往事,杰克露出了微笑。

安娜递给他一只蓝色的马克杯,杯身上绘着红色的格子图案。“这里是一座墓园,一座属于亡者的城市。”

“挺适合我们的,”杰克轻声笑了笑。他指着那几件古董问道:“这是些什么东西?”

“我搬过来时就在这儿了。总不能把它们随便扔 掉。这些文物在这里放了几千年,王朝更迭,它们却依然如故。在我把它们交给费萨尔博士之前,我觉得我应该好好保管。”

杰克轻轻吹着杯中的热茶,给它降着温。“你一直都待在这里?”

“离开波兰的医院后我就到这里了。”安娜看着杰克抿了一口茶。

茶水的苦味让他也露出一脸苦相。“有糖吗?”安娜没搭理他。“醒来时我记不起自己是谁。我不

知道自己的名字,于是他们叫我‘雅尼娜·科沃斯卡’, 和你们的‘简·多伊’一个意思,用来称呼身份不明的女性。我呆坐在那间医院里,痛苦而困惑。李医生说我很幸运。想想看,作为一个颅骨里嵌进了镜片和弹片的人,已经算是最幸运的了。”哪怕只是讲述这段经历,安娜也会感到眼睛上一阵幻痛。

“我们在努力地找你,”杰克忧郁地说道,“我动用了我能调用的所有资源,加比甚至派出了麦克雷私下调查。但是连半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所有人都想让我相信你已经死了,搜救工作毫无意义。然而我心底里知道,你不可能死的。”

而且我是对的,杰克心想。                 
 “李医生没有把我的信息传上系统。我让她相信有些危险分子在找我。” 
 “我是危险分子?”杰克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问道。

“你就是只小猫咪,杰克。”安娜笑道,“后来, 我终于拼凑出了事情的经过,但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我自己的想象和猜测。我记得那次任务。当时我们遭到了敌方狙击手的压制,我想把敌人都解决掉。我记得我瞄准了目标,然而似乎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不愿回忆起后面发生的事情。”

杰克低头望着他的茶杯。                   
 “因为我认出了那个狙击手。”安娜细细地端详着他,“你早就知道了吧。”                     
“艾米丽?”杰克问,“是的。”他多年前就已经知道了,却一直闭口不提。   

 “可怜的杰哈。”安娜感叹道。

二人在沉默中对坐了片刻,茶杯中的热气懒洋洋地向上升腾,消散在古代厅室的尘雾之中。

“你来这里干吗,杰克?”安娜终于开口发问。 “把你丢在那里之后,我一直不能原谅自己。听说开罗出现了一位赏金猎手,我希望……”杰克放下了手中的马克杯。

“你一直学不会放手,”安娜责备道,“你太固执了。”

“加布里尔还在行动。而‘黑爪’正变得越来越强大。必须阻止他们,我们受过的一切苦难,你受过的一切苦难,都不应该白费。我要把他们撕碎,一片一片地撕开。”杰克的慷慨陈词在石壁间回荡,他将双拳紧紧捏住。随后又缓缓放松,“可是光靠我一个人做不到。我需要你的帮助。”

安娜双臂交叉。“你站都站不起来,走在街上都会昏过去。你现在需要做的是恢复。”

“不要就这样放手。别像其他人一样。那些人毁掉了我们用生命建立起的一切成果,然后又把我们打成了恶人。”

“我们可不都像你一样,杰克,”安娜说,“还有人在继续前进。”

“这就是继续前进。”杰克吼道。             
“你太激动了,”安娜说,“你已经不清醒了。多休息一会儿吧,我们稍后再谈。”               

“稍后?”杰克飞快地瞥了一眼马克杯,接着望向安娜。“你是不是——?” 他倒在了行军床上。


把你丢在那里之后,我一直不能原谅自己。
第四节

等到杰克睡熟之后,安娜把他的腿抬到了床上,在颈下垫一个枕头,将那张破旧的毯子盖在了他身上。他身上添了些她没见过的伤疤,愈发稀疏的头发也褪成了银白色。睡梦中的他不再是“士兵:76”的模 样,她感觉记忆中的那个杰克又回来了。

她端走了那只空茶杯,留他独自休息。

第五节

稍后,安娜回到了昏暗的墓园,肩上背着的帆布袋里装着补给。熄灯之后,这里比以往更有墓穴的感觉了。她穿过入内廊道走进主室,只见杰克不着上衣,紧咬牙关单手做着俯卧撑。他把自己的绷带拆了,在行军床上堆成一小摞。安娜能看到他伤躯之上发炎的红肿和淤青,还有她不专业的缝线。

“你会把缝线撑开的。”安娜作出评论。 “我感觉已经歇得太久了。”杰克解释道。

“确实,你已经睡了两天了,”安娜说,“饿吗?”

“只要能吃口汉堡,我愿意拼命。” 安娜望着他的眼神满是怀疑。

“不过我也不挑剔。”杰克向她露出了那副经常用来为自己开脱的笑容。有时候他真的像个孩子。

安娜从帆布袋里掏出几个装食物的纸盒,放在他面前的矮桌上。浓郁的香气在空气中飘荡。盒子里有鹰嘴豆饼,还有几包新鲜出炉的面包,里面塞满了热气腾腾的羊羔肉和洋葱馅。“至少不是我下厨做的。” “谢天谢地,生活里还是需要一些奇迹的。。”杰

克轻声笑道。

安娜忍不住也大笑起来。

杰克抓起食物,仿佛已经习惯了狼吞虎咽的进食方式。安娜也吃了一点儿,不过二人在用餐时几乎没怎么说话。吃完后,杰克靠在身下的板条箱上,开始问起了问题。

“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还活着?”他问道。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做法。”安娜回

答,“加布里尔能理解,可你们有些地方不一样。” 杰克的表情难以分辨。“法芮尔呢?你让她也以为

你死了。”                                   
“这是最艰难的决定。”安娜叹了口气。她起身向

自己的桌台走去,桌面上摆着一个小相框,相片上的安娜背着她年幼的女儿,二人的双臂都舒展开来,仿佛正翱翔于天际。“法芮尔盼望回家的是艾玛莉 上尉,可是她已经不在了。从犹豫的那一刻起,我 就变了。”

“别太自责,”杰克柔声说道,“你当时又怎么会知道呢?”

“别摆出一副迁就我的态度,杰克。”安娜抢过话头,“这当然是我的错。虽然我不必在余生中一直纠结这件事,但我至少担得起责备。”

“这一点上你和我没什么区别。我们想要你回来。事实证明,没了你我们是挺不下去的。”杰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接着说道,“那时的守望先锋需要你。现在的我需要你。”

安娜看出了杰克脸上的绝望。“为过去的事复仇不会有什么成果,只能让你白白丢掉性命。”

“也许吧,可我还是得战斗。其他人都放弃了,可我没有。”

他也在责备我。安娜意识到了这一点。“顽固。” “你也不能放弃战斗,”杰克说道,“不然你为什么跑到哈金姆的宫殿去?”                    

 “你知道吗,我曾试着去过平静的生活。我想抛开纷扰,住在女儿生活的地方。可是我在这里住得越久,就越是认识到我们对这座城市经历过的事情负有责任,这是我无法逃避的。我们终止了阿努比斯项目,而在那之后埃及就一蹶不振。”安娜起身背对杰克。“这里的人民生活艰难。他们被哈金姆这样的寄生虫压榨着。我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你叫我怎么放手?”

“你是在为正义而战,就像我一样。”杰克说。安娜眯起眼睛。“复仇可不算正义。”

杰克举起双手。“我们要达成的目标是一致的。你觉得哈金姆跟加布里尔会面是为了什么?他在为‘黑爪’工作。这座城市中的腐败将会扩散,和往常一样,那将毁灭整个世界。”

“哈金姆经营的犯罪组织控制着开罗。警察和政府要么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就是被他买通了。食品配给根本分不到需要它们的人手里,医疗服务几乎无从谈起,”安娜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 我,你能一走了之吗?”

“不把他们彻底打倒,开罗和整个世界的苦难就不会结束!眼光得放远一些。”杰克的话语激动起来。 “你听听自己说的是什么话?以前的你从来不会这样说的。”安娜说道,她并不赞成杰克的话,“做事的方法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时代变了,”杰克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如果不和我一起,我就自己走了。我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

“我不走。”安娜说。

杰克无言地注视着她,过了很久。“狙击手会先把最致命的威胁清除掉。那是你的职责。”杰克抓起他破了洞的外套。“如果你想把时间浪费在小偷小摸的家伙上,那随你吧。我还有仗要打。”他气冲冲地走了。
第六节

杰克离开后,安娜打开了她的电脑。杰克先前用过这台电脑,屏幕上满是“死神”的动向和他露面的记录。安娜想知道是谁在为杰克提供此类情报,不过这个谜团还是以后再说吧。她浏览着那些报道,想起了面具之下她看到过的那张残破的面孔。

加布里尔……你都经历了什么?

有一篇文章表明,在“死神”的一次袭击中,伤亡人员的伤口和杰克身上的一样。

那个该死的科学家,安娜厌恶地想着。

其他情报并没有提供什么关于“死神”的消息,只是让她对杰克的想法有了一些概念。他在追查公司企业、政府官员和金融机构间蛛网般错综复杂的关系, 所有这些机构都无可救药地通过这张网上腐败的主干和阴暗的旁支纠结牵连起来。杰克从来都不擅长处理这样的问题。他更倾向于接受黑白分明的事实、做出明确清晰的决定。

处理这样一团乱麻的局面以前则一直是加布里尔的专长。

时过境迁了。

安娜思忖着自己的选择。她知道自己打心底里想要留下。埃及正在衰败。过不了几年,它可能就会在混乱中消亡,在哈金姆这样利欲熏心的罪犯手中土崩瓦解。化身为赏金猎手“伯劳”的安娜正在一点一点地带来改变。如果她一走了之,之前的一切成果都将化为泡影。

可是这里还有其他人,比如法芮尔。这里的人民并非孤立无助,你不必独挑大梁。

又是这样的自尊心。

她又看了看有关蒙面义警“士兵:76”的文章。 其中一篇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一起发生于光明科创那所新建成核聚变电站的非法闯入事件。当时在集市中心发生了一起枪战,事故导致多人受重伤,并造成了财产损失。这一切都被认为是他所为。然而多拉多当地的一位女孩也提供了目击证词,尽管其他人都认为他很可怕,她却将他称为英雄。

你不必独挑大梁,不过有的时候,人们的信念需要有所寄托。

安娜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她走向自己动手搭起的架子,上面摆放着她初次来到墓园时找到的那些宝物。她端详着那张古代面具上猫科动物的脸庞。它是猫神芭丝特。

守护神。
第七节

杰克在睡梦中的城市里穿行。酷热的白天之后,凉爽的晚风舒适宜人。夜色已深,尽管他已经走到市中心,街上依然寂静无声。贩卖食物、废旧智械零件、纤维及纺织品的摊铺都已经关闭很久了。这里并未强制实行宵禁,但市民们都被建议天黑后待在家中,以免遭遇不测。自从与“死神”面对面较量过后,黑暗就变成了潜藏着未知之物的阴影之池。

杰克的搜寻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他搜集着情报,跟进着手头的线索。隐秘行动、不为人所知原本是他的优势优势,然而情况有了变化。毫无疑问,“黑爪”及其同党已经知道了他在找他们。他到达开罗后睡了一个好觉,但在他所能记起的日子里,那也是唯一的一次。

真不敢相信她居然对我下药,杰克心想。

现在的他心神不宁。在一个地方待太久会有风险,尤其是眼下,加比应该也在找他。他该动身了。
第八节

夜幕向着清晨缓缓爬去,一轮满月低悬在天际。杰克终于回来了。他进门时安娜正坐在电脑前。

“把什么东西忘在这里了吗?”她头也不抬地问道。

杰克朝她走去,“我会帮你抓住哈金姆。之后,我们就出发去找‘死神’。”

“我们要确保这座城市的安全,”安娜纠正道,“ 等到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我才会跟你走。要抓的不只有哈金姆,还包括他的手下。我得确保这里的人们过上太平日子。”

杰克紧紧地咬着牙,考虑着这份提议。“那就到他的住处去,把他和他的手下全都抓起来。趁他们还没时间做准备,我们迅速出击。”

安娜摇了摇头。“不能贸然行动。还记得上次落了个什么下场吗?”

“如果加比当时没出现就不会有事。”杰克说。安娜扬起一道眉毛。

杰克叹了口气。“那你有什么计划?”         
“从下往上,顺藤摸瓜。在哈金姆周围布下越来越紧的网,切断他的资源,迫使他到明处来。我们要把他和保护他的人通通曝光出来。明白了吗?”

杰克又叹了口气,情绪温和了下来。“知道吗,我告诉过加比,他们选战地指挥官时选错了人。”

“知道,不过你说的是他,不是我。”安娜答道。“也可以是莱因哈特。”杰克傻笑起来。       
“还是别说傻话了。”
第九节

自打自己的府邸发生过战斗后,哈金姆就开始小心翼翼起来,他不再回到宫殿,而是辗转于市里的几个安全屋之间。杰克查到了其中的几间,发现其中有一间对他们的计划最为有利。他租下了一间可以俯瞰那个安全屋的公寓。安娜和杰克在生活上都不怎么讲究:屋里的家具只有两张破旧的木椅和一个木箱。他们用一个睡袋轮流休息。第二天结束后,安娜坚持要拿一台电炉来泡茶。

不到一周,他们就抓住了哈金姆的几个同伙,削弱了他的组织。消息迅速传开了,有人正在对哈金姆的组织动手。不论这些神秘人是谁,人们相信,他们的目的是将哈金姆绳之以法。不过自从第一波爆发之后,事态的发展慢了下来。哈金姆藏得更深了,他变得更加谨慎。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等待时的无聊对安娜来说并没有多么糟糕。身为一名狙击手,她的耐心远超常人。还能自由地来回走动、打盹,甚至还能外出,所以这样的等待没什么不能忍受的。杰克倒是坐立难安。安娜看到过他望着窗外的样子,视线在地平线上不停地搜索着。安娜知道,他注视着一个目标。

加布里尔。

“有什么情况吗?”杰克抬起视线问道。他靠在自己的椅子上,那姿势会让学校的老师担忧不已。他的手里握着什么东西。

“没有哈金姆的动静。你在看什么?”安娜问道。
“哦,只是在回忆过去的日子。”杰克递过去一小摞照片。这些照片都很旧,有好几处折痕,显然都被杰克带在身边很久了。

摆在最顶上的照片是他们两人和加布里尔一起拍的,三个人看起来风华正茂、神采飞扬,只是加布里尔的脸上已经显出了身负领袖重担留下的印记。那时的三人刚刚在里约热内卢打赢了一场大仗。“我记得那片海滩,”安娜笑了起来,“照片里我们三个人看起来真够严肃的——太好笑了!”

“所以说这张照片拍得特别好!”杰克笑道。

原来他还会笑,真好。

她翻到了下一张,却惊讶地险些丢掉了照片。她从来没见过这张照片,但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人。那上面的杰克看起来年轻得多。当时的他刚刚走下一架军用运输机开始休假。让她感到惊讶的是照片上的另一个人——那是一位黑发的男子,他身穿一件休闲的黑色纽扣衫。杰克的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

文森特。

“文森特……我很多年没想起他了,”安娜说道,“还为他留着一盏灯吗?”

杰克摇了摇头。“没有。”                   
“你一直都没找机会去看看他吗?你肯定很想知道吧。守望先锋在全球有那么多监视力量。我打赌,如果你开口,加比会派一名暗影守望特工看着他的。” 安娜说。

杰克瞪着她。               
 “好吧好吧,这是个敏感话题。”

杰克笑了起来。“他结婚了。他们很幸福。我挺替他高兴的。”

安娜并没有买账。杰克过去经常提到他,那时的杰克抱着战争会很快结束的幻梦,那样他也许就有机会重回正常生活了。

然而我们这样的人是永远没法过上正常生活的。

“文森特值得拥有一段更幸福的生活,这是我无法给他的。”杰克叹气道,“我们都知道我不可能让任何东西凌驾于使命之上。我的一切奋斗都是为了保护像他一样的人……那是我做出的牺牲。”

“我们俩在感情的事上都不顺利,对吧?”安娜说道,她的拇指在曾经戴着婚戒的位置上无意识地摩挲着。

“至少你和加比都有自己的家庭。” 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安娜向窗外瞥了一眼,看到哈金姆熟悉的身影走进了公寓楼。“是他。”安娜把照片递还给杰克,后者将照片小心翼翼地收进了自己夹克的内侧口袋。

“准备好了吗?”杰克发问道,同时戴上了自己的面具和目镜,拿起了靠在墙边的重型脉冲步枪。

安娜也拿起了自己的步枪挂在肩上,这把枪比杰克的更易操控一些。她拿了几个闪光弹夹在腰带上,随后从包中掏出了最后一样物品:一副黑金相间的面具。

“你要带着它?”杰克问道。               
“是你给了我灵感,杰克。‘士兵:76’不只是

个蒙面侠。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名字。你的敌人害怕被你找到。我不希望自己一离开,哈金姆、‘黑爪’或是其他任何人就让开罗变回混乱不堪的样子。我要戴上一副新面具。这次我不再是猎手,而是守护神。一个能够留在这里守护人们,让他们安居乐业的形象……她叫芭丝特。”

“我只是觉得我的面具很可怕罢了。”杰克露出了微笑。

“芭丝特可比一位老妇人更可怕。”

安娜,没什么东西比老妇人还可怕。”杰克说道。

“你会知道的。” 
第十节

一周后,安娜和杰克在为墓园的基地整理行李。安娜的大部分物件都会留在这里,路上只带必需品。哈金姆和他的犯罪网络已被铲除。新闻上开始报道起一位名为“芭丝特”的守护者的壮举,是她抓捕了哈金姆,曝光了他的深重罪行,就连当地政府也被迫采取了行动。

“这些东西怎么办?”杰克指了指摆放着古埃及文物的架子。

“带上你就够费劲的了,你还想让我把它们也全都带上?”安娜说道,“这里很隐蔽。在找到合适的看护者之前,就让它们待在这里吧。”

“看护者是说法芮尔吗?”杰克猜测道。
“你跟她谈过了吗?”

“我……给她留了一段话。”安娜答道。      
 “你确定要这样处理吗?你下次再见到她可能是很久之后了。”

如果还能见到的话。

安娜叹了口气。“她从来都没回过我的第一封信。”

杰克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给她些时间,她会接受的。她爱你。你告诉过萨姆吗?”

“我会的,以后会的。也许吧,”安娜说,“我给他的人生添了那么大的乱子,却没有告诉他新的消息。我们都不怎么擅长说再见,对吧?”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比莱因哈特强。我敢说他是在用自己的一生努力避免说再见。”

“他现在怎么样了?”安娜问道。            
 “说来话长,”杰克回答,“不过我觉得我们会有时间聊到他的。”

安娜点点头。“走之前有件事我想先说清楚,杰 克。”安娜说道,“我会跟你一起走,但我完全不 觉得这是个好主意。‘黑爪’、守望先锋、加布里 尔……我早就放下他们了。当然这很痛。”她顿了 顿。“刚到墓园时,我找到的大多数文物都是破碎 的。我竭尽所能保住了剩下的那些,但其他的只能舍弃。剩下的那些才是最重要的,指挥官。”

“别这么叫我,”杰克抱怨道,“好了,我们得去看看几位老朋友。”

他们离开了墓园,封闭了身后的入口。在他们离开后的日日夜夜里,这些古代文明的遗迹躺在满是灰尘的房间里,在黑暗里静静地等待着。在这些文物的最中心,摆放着一副金质的面具,它有着一位女神的面孔。它留在了开罗人民的心中,刻进了为害他们的恶人的恐惧里,它是一副面具,是一个名字。




53
评论
  • 掌门陈

    2019-01-08
    18 回复

    76被死神打伤,76被安娜拖走,76和安娜闲聊,76和安娜吵架,76和安娜聊天,76是gay,76和安娜打倒资本家。

    狼5654

    谁看完了 概括一下内容

  • 子君君君丶

    2019-01-08
    18 回复

    哇,安娜皮肤买爆,真的好看!

  • 默隐L

    2019-01-08
    11 回复

    76公开出柜了啊。第二位

  • 嘻嘻阿周

    2019-01-08
    5 回复

    nb了小说

  • DoomhammeR

    2019-01-08
    3 回复

    赞了

查看更多
发布评论

守望先锋掌游宝APP

只为你玩得更好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