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守望先锋掌游宝·新闻

守望先锋守望先锋联赛2020赛季筹备开战,它会成就电竞赛事的新历史吗?

2019-08-14 作者:彭欣@界面新闻

当暴雪的《守望先锋联赛》(Overwatch League,OWL)队伍们为目前第二赛季的新阶段而战斗时,联盟则将目光放在了更长远的明年。


7月17日,OWL官方正式公布2020赛季赛区划分以及赛程安排,原有的太平洋和大西洋赛区进一步划分为四个分区,20支战队打散后,各有5支队伍按地理位置进行赛区分配。总的来说,比赛将在六个不同的国家——加拿大,中国,法国,韩国,英国以及美国——全球19个不同城市进行。


新赛制也意味着暴雪此前为OWL而设计的终极规划——主客场制得以初步实现。作为NBA式主客场电竞赛事的试水者,OWL战队在所属的城市里建立战队的主场,迎战远至的对手。就像篮球的主客场一样,洛杉矶的队伍会跑来上海,在客场迎战那里的《守望先锋》战队。这是OWL从一开始就已经规划好的。


主客场此前被视为OWL向顶级电竞联赛进军的终极目标。在2018年的一次媒体采访中,此前担任暴雪守望先锋联赛专员的Nate Nanzer就表示,《守望先锋联赛》是业界中唯一全球联赛,电竞观众希望看到更多国际间的对抗,推动更大范围的主客场制度,也是OWL目前着重进行的“1号工程”。



图片来源:暴雪“联赛的初衷,就是希望带来最顶尖的电子竞技赛事体验给粉丝们。此前,我们在线上做到了,而现在,OWL让我们可以将将这种体验带给线下的粉丝。”《守望先锋联赛》产品策略及全球业务高级总监柴诚然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我们已经在2019赛季进行了一些尝试。”


柴诚然所说的尝试,是指在2019年赛季参赛的20支队伍,从头一个赛季的常驻洛杉矶,所有比赛都在暴雪电竞馆(Blizzard Arena)举行,再到逐渐扩展至三城——洛杉矶、亚特兰大、达拉斯的“主队守擂赛”(Homestand Weekend)。这个从第二赛季开始进行试验推行的主客场,已经让暴雪在第三赛季心中有底。


暴雪从中积累了经验。“当赛场从由联盟控制的场地转移到战队控制的场地会发生什么?怎么样在一个周末进行赛程设置?再围绕这样一个时间进行赛事的宣传?”柴诚然说,“在这些城市里,让我们学到了很多。”


一些积极的反馈则来自战队。按照现任暴雪守望先锋联赛专员Pete Vlastelica的说法,此前进行的部分主队守擂赛中,达拉斯有超过4000张门票出售,亚特兰大吸引了2750名观众。Pete Vlastelica表示,这让他开始相信联赛最终的商业前景。


所谓的商业前景,是指战队在花费昂贵价格获得OWL联赛席位后,从中盈利的可能性,这也是联盟乐于向战队讲述的故事。《守望先锋》联赛给出的方案除了奖金之外,是和战队分享自己的收入,通过战队的本地化形式来产生额外的收入。“线下赛事的门票、授权商品以及赞助费用,这都是联盟成员在线下可以得到的。”柴诚然说。


不过,OWL讲述的仍然是一个NBA式电竞赛事的故事。无论Pete Vlastelica还是柴诚然,都期望传统体育商业模式和电子竞技的“联姻”能带来创新,通过借鉴运营NBA(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HL(北美职业冰球联赛)的经验和专业性,结合电子竞技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塑造一个更成功的赛事体系。


这和暴雪之前的说法一致。柴诚然举了同为射击游戏的《反恐精英:全球攻势》(CSGO)的例子,这款游戏同样拥有不错的人气,竞技水平也相当出色。“CSGO的很多队伍并没有一个稳定的收入环境,而战队没有稳定的环境,对我们而言,也是不可接受的。”他说。这意味着战队不会因为一次联赛的表现不利,或是财政困难,就被迫退出。


此前的上海龙之队可能是另一个不错的案例。这支队伍是联盟12支创始队伍,也是第一赛季中唯一一支中国城市队伍。在2018年5月6日,上海龙之队以29连败创下职业体育赛事最长的连败纪录。截至2018年6月17日第一赛季常规赛全部结束,上海龙之队已40连败,未得一胜。“任何一支战队遇到如此战绩,如果没有联赛席位,他们可能就已经不存在了。”柴诚然说。



图片来源:暴雪不过,历史已经在今年7月被改写。在联赛第三阶段复赛总决赛的比赛中,上海龙之队以4:3的比分击败旧金山震动队,夺得了OWL第三阶段复赛的冠军,成为首个获得冠军的中国战队。“管理层没有更换,但他们针对性地做出了调整,从而获得了这样的成绩,这正是席位制的优势。”柴诚然评价。


规范化和职业化的体系,让赞助商也更青睐和联盟合作。可口可乐来了,丰田、惠普也来了,Twitch的转播合同让联赛获得了最大网络直播流量入口,和ESPN这样的有线电视网络合作,则让联盟赛事进一步扩展了受众,走上了主流舞台。广告商和赞助商们也更习惯于在传统体育项目的电视直播上打广告。OWL的出现是一次规则的改变。


2017年,《守望先锋》电竞进入瓶颈期。从那时起,人们对联盟的怀疑从未停止过,甚至关于“守望凉凉”的说法也甚嚣尘上,仿佛OWL注定会以失败告终。一位OWL员工不讳言一些批评的说法,但他用“调整”形容那段日子:“我们经历了低谷,这里有很多原因,但2018年我们起来了,2019年显然更好。”


并非所有都是好消息。《守望先锋》不是唯一的对抗性电子竞技赛事,《英雄联盟》、《反恐精英》《堡垒之夜》和其他游戏也有一些战队,可能会分流《守望先锋》的粉丝。刚刚结束的第一届《堡垒之夜》世界电竞大赛就创造了一个不小的话题——年仅16岁的美国少年Kyle Giersdorf,个人独取了300万美元奖金。这项赛事借助《堡垒之夜》的火爆热度巨大,仅入围赛便有4000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参加。取得资格亲临纽约参赛的入围者分别来自30个多个国家和地区。需要指出的是,Nate Nanzer正是被《堡垒之夜》开发商Epic Games挖角,负责《堡垒之夜》的电竞赛事。


检验OWL商业成色的还有来自未来的转播和赞助合同,许多OWL转播和赞助合同将在2019年底到期,其中就有为期两年、价值9000万美元的Twitch转播合同。这笔合同在2017年签订时,远高于市场价格。实际直播上,随着赛事进行,观看玩家人数不断下降,有时甚至难以登上Twitch十大观看人数最多的游戏排行榜。对此,Pete Vlastelica对媒体称,他仍然相信联盟将会在转播和赞助协议谈判中取得优势地位。



图片来源:暴雪尽管近期有一些电子竞技存在泡沫的言论,但柴诚然却看到了接触新一代的游戏迷,尤其是年轻女性的机会。这个群体对传统的体育运动没什么热忱,也不喜欢看定时定点的电视节目。但对电子竞技领域的关注远胜传统体育。“我们是第一个在顶级体育赛事中存在女性选手的赛事。”他说,“很多选手也有大量的女粉丝,这是我们看到的。据我所知,《守望先锋》中女性玩家的比例,也是电竞游戏中最高的。”这意味着电子竞技独特的粉丝经济将成为联赛的某种可能。


对于2020年的挑战,柴诚然强调效率,“从洛杉矶到全美,再到全世界。同一天会有两场比赛在不同的城市举行。如何最有效率地利用暴雪在世界各地的资源,上海、首尔、欧洲的暴雪当地办公室如何提供支持,这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

有关联盟席位的价格也是市场感兴趣的内容,对此暴雪一贯沉默以对。柴诚然提醒,由于明年暴雪将全力以赴,设计明年主客场制度,联盟席位并不会进一步扩增。“除了给2019年在费城的OWL决赛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以外,我们正在做一件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过去一年半,联盟所有的努力,都是在这件事上。”对于事情的具体内容,柴诚然没有详细介绍。

无论如何,暴雪即将在明年正式开启的这场全球电竞大赛,将成就一段历史。

2

守望先锋掌游宝APP

只为你玩得更好

立即下载